采访Tiny Ghosts的Bibi和Rico

这支德国乐队的主唱在制作丝网印刷的期间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所做的黑胶封面正是他们最新的一张唱片三首歌的“Alien in a Box” 的封面。

根茎唱片:谢谢加入我们的采访!能简单介绍下你们乐队吗?

Bibi:Tiny Ghosts有四位成员,我唱歌、弹吉他,大部分的歌曲和词也是我完成的。Joerg是我们的二琴,也唱和声,他加入乐队已经七年时间,我们以前大部分录音工作也是他完成的。Ronny,贝斯手,他和我们在一起六年了。Rico这个乐队里年龄最大的人,时加入我们时间最短的成员,他是2010年初加入的,打鼓然后也负责预定演出这些事。

根茎唱片:你们最终确定叫Tiny Ghosts之前换过很多名字…

Bibi:在更换了很多次成员之后,我们决定取个新名字:Tiny Ghosts是每个人都没反对意见的一个。这个主意是由“无”引起的,黑暗、不知所踪–Tiny Ghosts。

根茎唱片:你所受的影响对你的音乐很重要么?你一直对一种声音保持一个追求么?还是你觉得你永远在坚持变化?

Bibi:我们想用我有我们自己的声音,这对我们创造自己的风格非常重要。同时我知道不被贴上标签是不可能的。我们也会听像REM, Guided by Voices和Hüsker Dü这些乐队,还有the Wipers,他们都和我们的音乐有关,但是我们不想被这些东西限制住。

当然,对我们、对每个人来说,从每天接受的多元化音乐的音乐中找到自己的方向也很重要。在这个理论下,我们也想让大家多了解像Suicide, Jesus & Mary Chain, Swervedriver, Polvo, Big Black, Moving Target, Wedding Present, Pegboy, the Saints, Sonic Youth和Sebadoh,这些乐队影响、感染了我们。

根茎唱片:你是在东德长大的,在柏林墙倒塌之前就参与到朋克乐当中,我们对当时民主德国的音乐环境和生活感到好奇。

Bibi:我和民主德国的朋克圈子产生联系是因为整理从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这两个已经不是社会主义体系国家流传来的唱片开始的。我开始第一次加入当地朋克圈子,参加非法演出,在破旧的酒吧约会,听那些仅有的播放朋克乐和其他相关音乐的电台。我从来没有和警察、我们地区的老朋克有过麻烦。我和我的朋友当时也太年轻,根本不了解什么叫亚文化。


根茎唱片:你们成立之后一直没有发行唱片,直到2006年。你也开过玩笑说你们错过了2000年开始的吉他情绪摇滚这笔大买卖。是什么让你们在如此长的时间之后才开始加入到这个场景中?

Bibi:人员的经常变动使我们2000年以后的演出变得越来越少。我们也没什么好歌可以演出。然后我们也没什么钱,也没有什么厂牌联系我们,随之而来的又是演出机会变少。这些就是我们没有发行更多唱片的主要原因。在Rico加入我们之后,我们的机会一下变多了。我们开始在俱乐部和组织者那成了容易联系的人,这也给了我们开始的新动力。

根茎唱片:你们发行了三张专辑和一张样带。你最近的一张专辑“Another Poison Wine”在德国收到的反应也不错,为什么紧跟着的是一张七寸唱片呢?

Bibi:发行一张黑胶单曲的想法始终在我么的脑子里。我们一直觉得七寸这种格式特别棒。也想在短间隔的时间里发行更多的新歌。在我们的小录音室里发行这种一张接一张的单曲是最合适的。同样我们也在计划下一张全长的专辑。

根茎唱片:这张“Alien in a Box”是四个厂牌共同发行的,三个在德国,一个在中国。我们很高兴能发行你们的唱片,你们是怎么和中国的厂牌联系上的?

Rico:我在SS20乐队里,我们有过很多联合发行的经验,也有令人惊艳的反响。所以Tiny Ghosts中,我问了我们成员的想法,他们觉得这是个把我们的音乐带到世界各处的好机会。从我在中国的几次旅行和我平时听到的音乐中,我了解中国有一个庞大的后朋克和独立音乐听众群。如此说来,我希望在中国也有不少我们乐队的听众。

对这些参与发行的厂牌的来说,这种方式也是一种节省开支,方便宣传的方式。我知道SS20的唱片经常会有很多的厂牌进行发行,对于非本国的听众来说,厂牌的曝光度会因为你在这个厂牌上显示出来而增加。

根茎唱片:你们对歌曲的结构和录音时的银色异常关注,也抓住了现场演奏的感觉。那么设备在你们乐队中很重要么?

Bibi:声音、结构和一点压抑、沉重的气氛是我们歌里主要的特征。但是我们不想在我们的音乐中加入太多的效果、花边,因为我们的目的是在录音里精确的还原我们的歌的现场感,节奏和吉他部分一定要真实、准确,不能让那种数字声音干扰到们。


根茎唱片: “Alien in a Box” 这张七寸是一个很漂亮的丝网印刷封面。手工制作这种精神对于你们这张专辑很重要么?

Bibi:我们的唱片不光是我们的音乐,我们对我们唱片的每一部分都有关注,因为唱片这个整体给听众的应该是一个完整的对乐队的印象。这次我们主唱的女儿画了封面,在我们看到后决定用丝网印的方式印刷它,这也给了我们一个把每个封面做的都不太一样的机会。你会发现实际每张封面的颜色都有些许差异。我们和一个朋友公共完成了这项任务,印刷过程很有趣,我们会尝试各种色彩调和在一起会有什么效果。我们自己亲自完成封面,也意味着我们对这个唱片的最终成品有了更多的控制:人们在拿到唱片的时候能感觉的到这些唱片和封套是乐队完成的。这让我们彼此感觉更近,他们也会感觉到我们。

根茎唱片:你们在中国的歌迷数量也在增长。你们近期有来中国的计划么?

Bibi:我们还没有一个确定的到中国的计划。如果有人想让我们来,我们会考虑考虑。我们听说过中国很多事情,我们的鼓手和他另外的乐队SS20和the 4 Sivits去过中国好几次。

其实最大的问题是时间上,到中国需要一个长的没什么工作的时间段,这需要我们考虑我们的家庭和工作。

Tiny Ghosts的唱片“Alien in a Box”已经在根茎唱片发行了。你可以浏览乐队的官方网站豆瓣Facebook,关注他们的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