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New Noise的Jef Verys

“New Noise音乐”是一个位于四川–这个深处中国西南的“火爆”省份–的演出代理和唱片厂牌。在2012年秋天大连乐队惘闻进行了他们的欧洲巡演–这是中国和国际音乐社区联系起来的一大步–这次巡演也是“New Noise音乐”的工作成果,他们已经将很多国际乐队带到了中国和周边地区,这些乐队有pg.lost,Mogwai和MONO。

New Noise也与我们(根茎唱片)合作发行了pg.lost与惘闻的合辑。能同New Noise合作我们也是非常兴奋,所以我们找来这个演出代理、唱片厂牌的建立者Jef Vreys来谈谈这个唱片的起源,看看他是怎么强化中欧音乐圈之间的联系,还有成都逐渐成长的黑胶爱好者圈子和其他事情。

根茎唱片:向我们介绍下New Noise吧,你是谁、你在做什么?

Jef Vreys: 我叫Jef,是个住在成都的比利时人。我开始New Noise是在2010年时的一个想法,想把我喜欢的乐队请到中国来演出。我带到中国来的第一个乐队是我自己的乐队the Maple Room。我们在中国的13个城市进行了演出,这种大规模的给我很多很好的经验,也让我感觉很好,所以我开始带其他乐队来中国巡演。

New Noise主要是做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的演出。我们做从预定演出到宣传到巡演经济的所有事情。我们在四川希望通过举办本地演出、支持本地乐队来建立本地的音乐场景。

根茎唱片: “New Noise”我们感觉和瑞典有点什么联系…

Jef:许多人都认为我是瑞典人,其实我不是。好多人知道我们的厂牌是因为我们做了很多很成功的瑞典乐队的中国巡演,比如pg.lost, EF和Immanu El。在瑞典,这个圈子不大,大家都互相认识。在2010年9月pg.lost的中国巡演结束之后,关于中国的话题就在他们的圈子里传开了。我们合作的瑞典乐队都是很努力工作,人也很好的。我们会在以后带更多的乐队来中国,尤其是希望能把Cult of Luna带到亚洲演出。

“New Noise”这个名字是我毕生最爱乐队Refused的一首歌名。这支乐队对我影响太大,这个名字也是我们想做的事–给中国带来些新的噪音。

根茎唱片:在中国巡演路上有什么突发事件让你记忆犹新?

Jef:我和一只来自芬兰的乐队Knucklebone Oscar巡演的时候,他们的团队里的一个小伙子从三米高的梯子上掉了下来,当时我们在京津高速的休息区,那是北京的郊区。他摔下来后,当时就晕了,我马上把他送到了最近的医院。在医院里待了15小时后他醒过来了,正好还有两天就要开始巡演了,我们把他送上飞机然后开始巡演。

最怪的一次是我带Immanu El巡演时的事情。当时我们正在排队等从成都到重庆的火车。我们带着一堆的器材,看起来很难挤上火车。我只好和火车的一位乘务员说“我带着Westlife在巡演”。就这样,她让我们第一个上车。当我们上车之后,消息很快传开了,全车人都跑来和“Westlife”合影了。

根茎唱片:pg.lost和惘闻是怎么联系上的?

Jef:我当时正试联系pg.lost开始他们第一次的亚洲巡演,有人和我说你应该和惘闻联系,他们是中国最大的后摇滚乐队。我联系到了谢玉岗,乐队的吉他手和创建者,想问问他能不能在他的家乡大连市组织一场演出。第二天,这件事就定下来了,他定了一场我们在大连的演出,到那之后我们在他家不停的聊着音乐…

第二次pg.lost再到大连的时候,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了。我们的演出依然很棒,第二天去谢玉岗的书店、咖啡厅和唱片店ECHO玩,那特别好,我们可以喝喝酒,听听黑胶唱片。每人相处的都很好,自那之后我们成了朋友。

根茎唱片:惘闻的人都不错。New Noise把他们带到了欧洲,并且为MONO开场,还和pg.lost一起演出。和我们说说那次的经历。

Jef:事实上这事和惘闻在大连对待我们一样,像对待国王,开车带我们出去,请我们吃饭,让我们所到之处都像家一样。这种工作美妙的一件事是你能在全世界都建立起这种亲同手足的关系。

我们和MONO一起演了三场,在瑞典和pg.lost演了一场,在比利时演了两场。越来越多的中国乐队走出中国,到欧洲、美洲、大洋洲去演出,我想他们最好的方式就是出去给大乐队暖场。在欧洲乐队的竞争非常激烈,每个小城市都有他们自己喜欢的本地乐队,那些俱乐部不愿意做根本没有听说过的乐队的演出。我觉得我们先做暖场乐队,然后是情况而定的策略是对的。

和MONO一起的演出是非常大的,很多人都来看,和pg.lost的演出是在一个特别漂亮的剧院里,也有很多人来看。我想我们这次巡演的目的达到了,看我们演出的人不少、场地不错、时间也不错。

根茎唱片:当地的观众和媒体反响如何?

Jef: 我认为惘闻在斯德哥尔摩和哥德堡的演出非常好,他们统治了现场。我不清楚欧洲观众对惘闻的音乐有什么想法,但是他们的反应超出了我的预期,演出结束后惘闻的唱片都卖光了,反响太好了。我希望这次演出为他们打开了欧洲的大门。

根茎唱片:你觉得对于中国乐队来说和他们西方的同辈一起巡演有何帮助?

Jef: 我认为中国乐队必须让他们自己工作起来更加严谨和专业。很多乐队忘记了组建一支乐队不止是在舞台上演出这么简单,如果你有想法的话,应该有个好的计划。你应该多演出,走出去看看。我认为这次欧洲巡演,惘闻向MONO和pg.lost学到不少:他们(惘闻)已经发行了七张专辑,但是他们从没把他们带到国外卖过。他们见到了MONO会带着自己所有的发行在演出后销售,这些都让惘闻意识到他们可以做的更多。

我一直将一支乐队作为一个整体看待,它应该不止音乐,它还包括办好的演出,通过你的演出表现你自己!我希望中国的乐队能在各个方面认真起来,这样才能和国外乐队相媲美。

根茎唱片:演出已经结束了,听说这次巡演也是为了宣传他们两支乐队新发行的合辑。为什么这次合辑的发行要用黑胶这种介质呢?

Jef: 惘闻和我都是喜欢听黑胶胜过听CD的人。对我来说,黑胶是有灵魂的,我认为当你发行黑胶的时候,封套变得重要了,我也觉得我的每一张黑胶都是艺术品。在中国发行黑胶是个很好的主意,因为它在这还是个新鲜食物。现在,New Noise正在销售大部分我们带来中国巡演乐队的黑胶唱片。大家喜欢买去听,我更希望在看到惘闻和pg.lost发行的黑胶之后,会有更多人对它感兴趣。


根茎唱片:有人去你那买黑胶,这听起来很不错!你在哪卖它们呢?

Jef: 最近一次的巡演中,我带着一支德国的原声乐器流行乐队the Black Atlantic,同时我也带着Immanu El,EF和pg.lost的唱片,在每个城市都能卖出去。我认为这个国家的歌迷开始对黑胶的艺术感兴趣了,甚至他们可能连台唱机都没有。我们还有一家淘宝商店可以在网上销售这些唱片。

根茎唱片:听起来很不错!现在成都的DIY场景怎么样?

Jef: 现在成都有很多乐队,场景非常不错,但是现在问题是能演出的地方太少,唯一适合演出的地方就是小酒馆,我觉得成都要是有更多的地方能办演出就更好了。乐队如果没有机会演出,那么这个场景也会很小,就像个大家庭。在12月15号,我办了个叫做“成都制造”的演出,一共14支乐队,门票10块。

这是第一次成都乐队们想一起努力为乐队创造一个新的平台,想回到那种来成都的乐队能拿到所有门票的日子。

我们希望能在成都逐渐发展的黑胶文化中加把力,开个黑胶咖啡吧!我们希望可以改变城市里的某些东西。

根茎唱片:黑胶咖啡吧,听起来很有挑战性!

Jef: 是的,听起来很有挑战性,但是我们想创造一个好的氛围,当你白天想喝杯咖啡听听黑胶的时候,或者当你晚上想享受一杯威士忌听听小曲的时候。我们想拥有一些黑胶能卖,或者有一些能让大家欣赏。如果你去过大连,你看到ECHO那就是我们在成都想做的。

根茎唱片:我去过那!那很棒!有什么成都乐队我们应该关注的吗?

Jef: 新生代中有两个乐队,我认为值得关注:StolenHi Person。这几个小孩都是90后,而且对待他们的音乐非常认真。我认为他们的音乐聪明,听来新鲜,演出也很棒。我觉得他们唯一缺少的就是演出经验和走出成都的见识。这也是我们想帮忙的地方。所以当他们在成都以外的地方演出的时候做好准去看看。

根茎唱片:我们会关注他们的。New Noise的下一部计划是什么?

Jef: 我希望下一年,我们能继续我们的工作。我们始终想为中国带来质量更高的乐队,而且我们也想做大一些的演出。我想过去一年我们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把MONO这样的乐队带到了武汉、成都和广州。这是第一次这些城市的俱乐部第一次办国际大乐队的演出,它们做的不错。北京、上海这些城市还需要高质量的乐队,我们会继续我们的努力!

我们也希望帮助我们信任的中国乐队。这张惘闻的合辑就是这样一种朋友式的合作,我们彼此欣赏,对事物有相同的看法。这也是我感到骄傲能参与其中的一个项目!

New Noise会在2013年的早些时候推出他们的新网站,现在可以先去它们的豆瓣瞧瞧。pg.lost和惘闻的同名合辑会在12月31日星期一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