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Last Shop Standing》导演Pip Piper访谈

国际唱片店日”是独立音乐零售店、厂牌以及那些和你一样的支持者们的年度节日。作为今年国际唱片店日的活动之一,4月20日,根茎唱片(Genjing Records)将在XP与我们热爱音乐纪录片电影的朋友无解音乐网一同举办唱片店日官方纪录片《最后的唱片店:独立唱片店的兴衰与重生》的放映活动,并附上无解字幕组制作的独家中文字幕。下面是纪录片简介和根茎唱片与导演Pip Piper的访谈。

这部广受赞誉的纪录片于去年9月发行,改编自音乐圈内人Graham Jones的同名著作。它忠实记录了英国自上世纪五十年代摇滚乐兴起,至八十年代的井喷,直到本世纪第一个十年的中叶,实体店跌入谷底的历史中,实体唱片以及音乐零售业的变迁。

在这部充满了数据的电影里,最引人注意的一条是在英国这个有六千万人口的国家,独立唱片店的数量从八十年代的2200家,直落到2009年的269家。

整个国家最古老的唱片店,105岁的Hudson’s Record and Tape Centre,在电影的后期制作过程中倒闭了。

在这部快节奏的电影中,通过前Smiths乐队吉他手Johnny Marr,唱作人Richard Hawley以及民谣朋克的重要人物Billy Bragg等备受尊敬的音乐人们的讲述,编织出了对这些濒危的唱片店美好又怀旧的回忆,一个既能听到新音乐又能结交好玩的人的场所。

另一条更苦乐参半的故事线索则是让其他一些人有了从他们的角度——从贴得花里胡哨的柜台背后——讲述故事的机会。他们中间有年事已高的老卖家,前唱片销售助理,以及各种各样的参与了这个行业中人们不愿提及的龌龊事的周边角色:比如篡改销量数据,吹捧歌曲专辑以及以零售店的成本投入去追求追求连锁超市的诱人利润

根茎唱片作为一家只做黑胶唱片的厂牌,不禁要对这些抵挡住了行业暴风雨(在最惨的时候,每个星期都有三家店面倒闭)仍在坚持的店家表示支持。现在的他们正用通过细节、对忠实顾客的服务以及对成为文化社区中心的理想的坚持引领着黑胶以及DIY潮流的复兴。

对于那些视摸得着的唱片比下载、CD以及其他的数字格式更珍贵的音乐爱好者,《Last Shop Standing》是一部必看的电影,是一个激起你去探索全新的声音体验的宝库:那些令人惬意的裂纹,放上新的黑胶碟片时的一声“啪”,以及与附近的店主逗乐。

此次放映活动之前,我们特意联系了导演Pip Piper,了解更多这部纪录片背后的故事。


根茎:拍这部电影的起因是什么?

Pip:我在Blue Hippo Media的业务伙伴Rob Taylor读了Graham的那本书,我们讨论说有没有人拍过类似的电影,我之前以为是有的。

根茎: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背景吧。你对黑胶的历史感兴趣吗?是一下子就组织好了各种材料吗?

Pip:在进入电影行业以前,我做过登山培训师,园艺师,以及青年工作者。虽然我一直都喜欢音乐,但和很多人一样,工作之后我就渐渐远离了唱片店和黑胶唱片……所以这部电影把我和这些重新联系在了一起。

根茎:《Last Shop Standing》中谈到了关于唱片店的很多令人高兴的事,比如发现新的音乐,拓展自己新的听歌领域。你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有什么新发现吗?

Pip:我认识了Half Man Half Biscuit,一个很搞怪的英国独立乐队,John Peel的最爱。

根茎:他们的音乐很多电影用过。那你是怎样联系上出现在这部电影里的那些音乐人的呢,比如Johnny Marr、Richard Hawley还有Billy Bragg?

Pip:名人们都要归功于唱片店的老板,他们之间有联系,然后他们就加入了进来。


Keith Hudson,英格兰切斯特菲尔德现已歇业的Hudson’s Record and Tape Center的所有者

根茎:这部电影讲到了很多好玩的八卦,比如The Beatles以及猫王在黑胶诞生初期的轶事。拍这部电影的时候,你得知的最有意思的一件事是什么?

Pip:关于“排行榜”的所有!当然,我们之前多少都知道一点,但是被那么直白地告知那一切的感觉太震惊了。另外,采访那些亲历了音乐史上里程碑事件的人也很棒。

根茎:对还没有看到这部电影的读者,你怎么描述那些操控排行榜以及对销量过分追求的人?

Pip:唔,我不想说太多,因为你真的应该看这部电影,但是比如说,电影里的一个人提到,在有几年里,他没有给那些紧盯排行榜风向的唱片店卖过一张碟——他全都送出去了,因为那时候每个人都这样做!


电影制作人提供的黑胶收藏者唱片室

根茎:这部电影追溯了黑胶唱片的起落,从doo-wop流行的黄金五十年代唱片热销, 到八十年代的排行榜主宰一切,再到CD、数字格式的出现以及随之而来的黑胶衰退(以及逐渐的重生)。零售商被描述成一个站在厂牌与强大的工业之间的角色。工业的行为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唱片销量下滑,而普通人通过非法下载也难逃其责。但是零售商需要承担责任吗?

Pip:我想,不能说因为零售商对市场行情做出了自己的回应,就指责他们对黑胶的衰落以及音乐消费负有责任。但是我认为,总有一些唱片店会比其他的一些在严酷的时期更富有灵活性和创造力。也总有一些唱片店没有为顾客考虑得足够周全。

根茎:这部电影最后是用乐观的基调作为结尾,暗示我们黑胶时代正在回归,经历了过山车般的时期,唱片店都变得更聪明了。你认为这是一时的“回光返照”还是持久的改变?你采访过的零售商他们怎么看?

Pip:我想这是一个长期的趋势。在很多方面,一家唱片店都是自己的一个小文化圈子,掌握着自己的未来,通过各种又酷又有意思的方法联系并吸引客户。另一个会带来帮助的是来自于唱片厂牌以及公司的更重量级的承诺,他们要更多地生产黑胶,降低现在过高的价格,并且保证提供下载的密码。如果这些都能成真就太好了!


Rough Trade的Spencer Hckman

根茎:是的!你有拍续集的打算吗,比如具体讲讲日本的黑胶文化,或者中国的黑胶和DIY勃兴?我们要把这部电影作为中国今年参与“国际唱片店日”的一个活动部分进行放映。

Pip:老实说,我还没这个打算,不过我欢迎各种想法!很高兴这部电影能走到今天这步,能在中国放映也太棒了!

根茎:放映这么长时间以来,这部电影的反响怎么样?还有,有没有什么很好玩的东西被剪掉了?

Pip:反响很惊人。能作为“唱片店日”的官方电影真好。我们现在在美国有了发行商,它也正在世界范围内发行。被剪掉的东西太多了,为今年“唱片店日”新出版的DVD增加了74分钟的番外——包括25分钟Johnny Marr的内容。4月20日,星期六,就可以在许多独立唱片店买到。

根茎:太好了!还有什么想对中国朋友们说的吗?

Pip:谢谢你们感兴趣!希望你们喜欢这部电影,以及它所说、所反映的一切。如果中国真得开始拥有黑胶文化,那也许会改变世界!

根茎唱片以及无解放映会将在4月20日北京XP播放《Last Shop Standing》。更多大大小小有意思的内容,请关注我们的微博

更多关于Pip Piper以及《Last Shop Standing》的内容,请访问电影的官方网站或者Facebook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