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制作人杨海崧

杨海崧,一个多才多艺的南京人,他不仅是北京噪音流行乐队亲爱的艾洛伊丝的一员,还是一位DJ,一位DIY厂牌的领航员,未被人们熟知的“诗化的政治音乐”乐队After Argument的一员,最后他还是一位声誉颇高的制作人,根茎唱片最近发行的唱片The Dyne的新七寸和亲爱的艾洛伊丝的“消失的冬天”-乐队的第四张作品都是由他制作的。

我们在杨海崧的录音室,对他投去了一连串的问题,听听他在控制室里的想法。

根茎:你正在做什么?

杨海崧: 我在为Alpine Decline的新专辑作混音,同时还有After Argument的第一张全长专辑。他们很快就会做好。

根茎: 太好了!亲爱的艾洛伊丝的发行演出怎么样?

杨海崧: 还不错,人不是太多,但是来到现场的人对演出和DJ部分都很满意。

根茎:和The Dyne一起录音的过程如何?

杨海崧: 录音是在Psychic Kong Beijing花了一天时间完成,很轻松。他们对录音已经准备的很好了,他们表演的很好,歌也很好,最重要的是他们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声音。

根茎:你会对录音室中的乐队提什么建议么?

杨海崧: 当然,如果他们需要的话。

根茎:你是怎么开始制作这个工作的?

杨海崧: 我是从2007年为Carsick Cars制作他们第一张专辑时开始的,自那以后很多新乐队邀请我制作他们的专辑。

根茎:你的工作背景是?

杨海崧: 我在一个摇滚乐队当中,和另外三个杰出的乐手,还有我们的制作人一起工作过很长时间。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根茎:你最常用的乐器是?

杨海崧: 作为歌手最主要的是麦克风,现在还有吉他,因为在亲爱的艾洛伊丝和After Argument中我会使用他们。

根茎:你认为哪个制作人影响了你?

杨海崧: Jim O’ Rouke, Steve Albini 和 Henrik Oja。

根茎:你最喜欢的唱片?

杨海崧: 这很难选择,如果必须挑一张的话,那么我会选John Coltrane的A Love Supreme

根茎:很棒的一张唱片。有没有什么录音室的故事?

杨海崧: 我在录音室中见过很多次乐队成员之间的争吵甚至打架,乐队会一直改变他们的想法,录音室里会发生很多糟糕的事情。会发生这些事情,我想最重要的原因是乐手在走进录音室之后都会感觉有很大压力,特别是对新乐队来说。在录音室里没有故事是最好的。(笑)

根茎:最糟糕的情况是?

杨海崧: 最糟糕的情况是当我要完成录音工作的时候,乐队和我说他们不喜欢鼓、贝司或者吉他的声音,不像他们想象的样子。我能怎么做呢? 我只能说你们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笑)。

根茎:你为根茎唱片制作了很多唱片。我们都知道根茎是一个专做黑胶的厂牌,这种媒介对你吸引力很大么?

杨海崧: 我是个喜欢收集唱片的人。当我在听音乐的时候,手中拿着唱片封套,我会觉得我和音乐家建立了一种神秘的联系。Mp3和CD我都能接受,但是LPs确实很特殊。

根茎:有什么想对家庭制作人和刚上路的乐队说的么?

杨海崧: DIY要不就死!

亲爱的艾洛伊丝的消失的”冬天已经“可以买到了。如果你想找杨海崧制作唱片,可以直接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