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Underground Lovers的Vincent Giarrusso

今年的早些时候,澳大利亚梦幻流行乐组合Underground Lovers从他们的长时间冬眠中苏醒过来,发表了他们近十年中唯一一张专辑“Weekend”。这支饱受赞誉和喜爱的墨尔本先锋已经准备好在春天时与根茎唱片合作发行这张新的7寸唱片。

虽然在澳大利亚之外的地区很少有人知道这支乐队,但是Underground Lovers在澳洲本土的地位绝对是标志性的。自1989年成立后,乐队获得过澳大利亚唱片工业协会奖(ARIA),在世界各地进行了巡演—包括为New Order乐队开场,在独立(Shock, 4AD, Rubber)和大唱片公司(Polydor,BMG)下面发行了六张唱片,在澳洲JJJ 100排行榜和Billboard 100中拥有多支排名前十的单曲。

乐队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便达到他们的高峰期,这支具有前瞻性的组合以他们超群的现场演出获得了声誉:乐队的主唱,同时也是词曲作者、吉他手的Vincent Giarrusso在现场表演中配合着另外两位乐队成员Philippa Nihill和Philippa Nihill制造出的层层音墙进入了恍惚的状态之中。各种迷幻的光影效果配合乐队准确催眠的节拍将演出现场变成了萨满仪式的场地,乐队的传奇就逐渐在此类演出中形成了。

在今年春天宣布乐队重组之后,Underground Lovers发行了Weekend-一张将他们的特点与独立摇滚、梦幻流行、电子乐和迷幻乐结合在一起的唱片,在唱片中他们标志性的男、女声依旧让这个国家的音乐节激动,他们的音乐犹如滚滚惊雷刺向虚空荒芜的大地。

“从节奏到旋律、人声和其中的能量,” PopMatters杂志写到”Weekend“是当下将摇滚和跳舞结合最好的一张”。

Mess + Noise形容这张唱片是“惊喜连连”; Stack杂志将它比作“号角”; Sydney Morning宣称这张唱片是乐队作品中“狂喜”的一张。

乐队的重组更是得到了歌迷的支持。乐队的死忠歌迷被亲切的称为“the Undies”, 通过一个投票活动来支持(crowdsourcing campaign), 帮助这个六人乐队发行新世纪的第一张唱片, 短短四天他们就完成了他们的目标。音乐爱好者们,那些在上个世纪被这支乐队吸引的一代人, 现在转而来支持乐队的新专辑发行巡演, Weekend也占领了这个国家的娱乐新闻, 也让他们的音乐传到了中国。

Underground Lovers将要在中国发行的首张唱片是和中国乐队亲爱的艾络伊斯一起发行的同名7寸唱片, 亲爱的艾络伊斯这支在北京活动的乐队已经作为中国自赏派的一员获得了相应的赞誉。

这是一次对于双方十分重要合作, 双方将自己最好的作品放到一起, 根茎这次与墨尔本厂牌Rubber唱片的合作, 标志着如下重要的第一次:

这张两支单曲的唱片是澳大利亚与中国艺术家首次联合发行的唱片; 也是根茎唱片全面进入美国市场的一张唱片, 在美国的很多地方洛杉矶, 旧金山和纽约市的唱片店都可以找到这张唱片。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和IdleBeats合作, 这家上海知名的设计公司为这次发行的唱片提供了封面的丝网印刷工艺。

同时对Underground Lovers来说这次限量唱片也是他们完成了一个25周年的循环: 乐队的第一张7寸唱片就是1988年, 当时还是大学同学的Vincent Giarrusso和Glenn Bennie以Blast的名义发行的。

在上个月的澳洲墨尔本Northcote Social俱乐部发行演出之后, 我们联系到了Vincent和他讨论了乐队的DIY, 中澳之间的合作和 A面单曲“Haunted (Acedia)”这支音乐录影带背后的想法。

和我们谈谈首发演出吧。

Vincent: 非常成功!我们卖光了门票,而且演的非常好。“Haunted”是首大家都很爱的歌,Julian Wu也来到台上谈了很多关于中国音乐场景的东西,很有料,特别是亲爱的艾络伊斯。Julian是一个墨尔本音乐通:每场演出都会到场,对墨尔本和中国的音乐场景都非常了解,尤其是中国的朋克和后朋克乐队。这次7寸SPLIT唱片也是有他帮助我们促成的。

Julian: 我简要的向澳洲的观众介绍了,文化革命是如何将’60s年代初期形成的摇滚萌芽一扫而光,而摇滚乐又是如何在’80s年代的中国通过翻录磁带和片段的形式而重新发展的。杨海崧和PK14,都是这个场景中的一部分。在提及亲爱的艾络伊斯和杨海崧的其他音乐计划之后,我放了这张单曲的录音,向大家展示了这张透明的聚乙烯唱片和它的丝网印制的封面,讲了这张唱片由来。

台下观众反应如何?

Vincent: 他们买了很多唱片还有其他玩意儿,很兴奋。在演出前,我们放了亲爱的艾络伊斯的歌,想暖暖场子:几乎所有人和乐队都很喜欢他们的声音和动态。

听起来真是太棒了,演出中你们还有什么高光时刻?

Vincent: Glenn 拿着两把吉他,想玩那种开放式调弦的东西,然后还想拿起另外一把吉他,终于他摔坏了他那把blazer吉他,不得不向Alpha Beta Fox我们的暖场乐队借把琴。

为这次演出写个俳句。

Moody dreamy pop—
a man and woman sing deep
songs of the abyss(混沌、深渊).

从混沌回来的感觉如何?

非常兴奋,感觉全身为之一振。我们喜欢做音乐、演奏音乐,我们喜欢演出。

告诉我们点关于“Haunted (Acedia).”的事情吧。

Vincent: 我们乐队制作的这个MV是有我们一个朋友也还是合作者Jason Sweeney拍摄的,参加这个演出的还有一位来自荷兰的Caroline Daish。她的表演非常精彩,Jason也准确的捕捉到了这一点,在Adelaide山拍摄了这个MV。

这个MV的想法从何而来?

想表现人在不同状态下的表现。


Underground Lovers 有着DIY的传统,从’91年起你们就自己出钱制作唱片到这次通过大家帮助完成的Weekend

我们独立意识非常强烈。我们一旦准备好了就会开始做音乐准备唱片。“Haunted”的第一句就是“我们从不依靠任何人”。我们想成为音乐的一部分而不想成为媒体明星和让别人赚钱的市场。

可以和我们说说你们是如何与中国获得连接的么?

对澳大利亚人来说,中国很受欢迎。我们的一位朋友想我们讲述了中国的新乐队: Carsick Cars, Streets Kill Strange Animals, Hedgehog(刺猬) 和Birdstriking(鸟撞)。然后我们去找来听,我们对新鲜和刺激的事物都很有兴趣。

乐队怎么看以后和中国音乐场景之间的联系?

我们非常高兴我们可以在中国发行唱片,希望能有一天到中国进行巡演。

我们也在为此而努力!推荐一下墨尔本买黑胶唱片的地方吧?

Polyester RecordsPure Pop Records

这张7寸split唱片已经可以再澳大利亚买到,中国歌迷可以在正式发行当天-9月28日在The Other Place北京设计周官方活动买到。当天还有这次7寸唱片封面制作者这来自上海的IdleBeats工作室现场用丝网印刷内页,亲爱的艾络伊斯特别海报和带有根茎标志的手提袋。

继续关注我们,之后还会有IdleBeats的创建者之一Nini Sum的采访,为你带来给多关于这个工作室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