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IdleBeats的Nini Sum

在9月28日Underground Lovers和亲爱的艾络伊斯7寸合辑发行聚会及丝网印刷活动之前,我们采访到了中国首家独立丝网印刷工作室的Nini Sum,讨论了丝网印刷的艺术魅力,亲爱的艾络伊斯特别版海报背后的创意过程和运营一个工作室的乐趣。

在一个草根创意艺术还在为自己争取一个永恒和可持续的地位,IdleBeats已经成为中国最让人感动的成功故事。Nini Sum和Gregor Koerting在2009年11月开始的IdleBeats工作室坚持将原创,能够承受和本地艺术作品带到国内市场中,IdleBeats是国内独立丝网印刷的先驱,也对之后的印刷创意产业做出了榜样。

这两人都是丝网印刷的专家,他们利用这种古老技术,使用网状物、染料和胶片在海报到T恤衫各种物品之上。

Sum和Koerting以合作艺术家之广而闻名,他们与本地的演出宣传人,乐手和乐队不断合作,把丝网印刷和国内青年人的流行趋势结合起来,把独特创意的想法加入到音乐的想法里。

当国内很多类似的工作室都已经使用大型机械化设备来印刷数据众多复制品时,IdleBeats依旧沿用原来需要极其小心的手工工艺制作:

一张胶片完成显影过程后,Sum和Koerting会将一张丝网放入木框中。然后通过一系列的曝光过程将影像通过强光复制到丝网上。之后将墨放在丝网之上,利用刮板把颜色透过曝光区域压到纸上。如果有其他图形或颜色再通过重复这一过程来进行。

然后印刷完的成品-唱片的封套,比如下面这张-将被晾干,手工编号和最后包装销售。

这对组合所受影响完全不同,但仍是互补的:Sum所受影响来自超现实主义,波普艺术,和一些来自达达艺术的思想;Koerting是个表现主义者,曾经也是涂鸦艺术家,倾向于采用更多的旧的方式融合迷幻、神话和装饰派艺术元素结合,衍生出这种充满刺激的反乌托邦图像。

在这工作室建立四年之后,这对组合渐渐将他们的业务范围由一个工作室最基本的产出印刷品-T恤,印刷品,铅笔画,油印制品丝网印刷甚至玩具-扩展到了一个多面而外向型的公共机构定期举办丝网印刷实践活动,展览,文化交流和教学活动。

IdleBeats帮我们印刷了最新一张的封面,这张同名的亲爱的艾络伊斯和Underground Lovers的7寸合辑。Sum设计了亲爱的艾络伊斯的特别海报。他们把设备设备从上海逮到了北京,9月28日(周六),参加发行聚会和印刷实践活动,这意味着你能看到丝网印刷的全过程。

现在就让我们向Nini Sum了解的再多一些。

Q: 介绍下你自己吧,你现在的工作是?

A: 我是Nini Sum,南京人。我是个画家,印刷匠,制图人和Idle Beats的经理。Idle Beats由我和我的伙伴Gregor Koerting一起经营的一家丝网印刷和设计工作室,在上海。

Q: 你一直以来都对丝网印刷感兴趣么?

A: 我第一次接触丝网印刷是在大学时。一开始我没有觉得这个工艺很有意思,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很多’60s,’70s年代的非常棒的西方演唱会海报,发现他们都是由手工丝网印刷印制而成的。其中一些已经有了压折的痕迹,有一些已经磨掉了一些,但是那种手工制作带来的温暖的感觉让他们与数字复制品有了明显的区别。自此之后我就开始在我的卧室内做丝网印刷,直到卧室已经乱得无法再住人,我就搬到了朋友在上海的工作室。之后不久我们办了一个免费体验丝网印刷的活动,那个下午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合伙人Gregor。他来自德国,搬来上海之前,他就做过丝网印刷海报。他当时在找一个这样的工作室,然后发现了我们的活动。从那天起我们就开始合作印刷,直到今天!

Q: 真棒!你还记得是哪些海报让你感兴趣的么?

A: 我记不住具体是哪些乐队了,当时我对视觉比音乐要关注得多。那些海报有着非常迷幻的色彩。

Q: 现在你还在办DIY实践活动么?

A: 我们一直在做这种免费的丝网印刷实践,包括9月28日(周六)在“旁边儿”进行的“亲爱的艾洛伊丝”发行活动,但是周六的活动稍有特别它有点像一对一的辅导。随着大家对Idle Beats的了解越来越多,很多本土的艺术家设计者,还有一些爱好者开始在公开的实践活动上询问他们是对否能在我们的工作是学习这些技术,而且有些他们想要完成的样式复杂的印刷品,公开实践活动中的条件是无法满足的。我们开设了周六的学习班,工作室也开辟出空间供他们使用。

Q: 你认为Idle Beats是中国音乐场景的一部分么?

A: ….实话说,我不知道“场景”这个词到底指什么-我们是否在其中或是不在,着有一条明显的界限么。有一件我们确定事情是我们始终以开放的态度面对每一次与音乐家的合作,尤其是本地的艺术家。我们对他们的聪明才智感到欣赏,希望我们协同合作创造出的氛围能够让我们双方都从中获益,既有惊喜的视觉也有惊喜的声音。我想这是“场景”最简单的组成形式吧?

Q: 没错!

A: 我们和很多本地的乐队、厂牌、宣传者都有过合作,比如李志,鸭打鹅,兵马司,Sub-Culture,S.T.D.,当然还有你们,每次合作带来都不仅仅是一张海报,还有积极的交流、友谊甚至是兄弟情谊。和上海的独立乐队和地下乐队合作的时候,我们就像在一起打仗,环境、情绪让我们这些一小部分人联系的越来越紧。让我感觉我是在一个场景中。我们对此非常荣幸。

Q: 为了这次合作,你还为亲爱的艾络伊斯设计了特别版海报?

A: 当我们的合作对象与音乐有关时,不论它是一幅演出海报,还是为了一个乐队而作,比如亲爱的艾络伊斯,他都必须和音乐内容相关:一张海报就是一种来形容音乐的视觉语言,就像推开想象之门。所以我开始更多地去关注音乐的氛围,尝试在不同的条件下听这些音乐,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天气,或者我的情绪变化时。在做过这些之后,我才会来想什么要的设计是和这些音乐。

Q: 有什么好的想法了么?

A: 我非常想找到一种适合他们音乐的视觉设计。亲爱的艾络伊斯是我非常喜欢的乐队,我听他们很久了。南京也是我的老家,所以我和他们有些相同的地方:如果你是在那里成长起来的,你们会感到某些相同的情愫,那些情愫也在他们的音乐之中,我感受得到。我不想把这个海报做的太过个人化。但是想把这种氛围传递给在听这些音乐的人,只是想传递这些情愫。我想用一个电影中的镜头来表达这些想法。

三周之后….

A: 在对设计的细节打磨处理之后,我完成了这次的设计!我的主要想法就是利用视觉的设计带给人们的感觉和你在听亲爱的艾络伊斯的感觉找到连接。所以我在南京的大街小巷游荡了一天,拍摄了街边公园中人们休闲嬉戏的照片。现在选的这张照片就是我在南京听着艾络伊斯的歌拍到的,一个小孩在公园里玩的照片。我将一种特定的情绪带入照片中,用灰色调和月光的效果处理了照片,所以看起来有些感情在里面,有些超现实,像是电影中的一个布景,由此引发了未知的故事。

Q: 这是一幅非常棒的海报…

A: 我们非常幸运大部分音乐家和宣传者在我们创作时都给予我们百分之百的自由,在这个过程中相信我们不会对任何形式上的或者是某些因素纠缠。我想同是作为创作者都知道最好的作品必然来自一个自由的灵魂。如果是要被别人指点话,我就变成了写字楼里设计工作者。

Q: 你的这些理论是否吸引与你合作的顾客们?

A: 看情况。因为有些时候在合作时不可能仅仅是站在乐迷的角度,也要考虑他们的乐迷,所以我们不会把太多的个人情感带入设计封面或者印刷的活动中。否则设计将不会在更大范围的人群中取得共鸣。尽管如此,我还是得说我们和各个品牌的合作变得越来越有意思。最近我们为Vans在迷笛音乐节做了一次三天的现场印刷项目。他们支付给我们所有设备由上海运至北京的费用,那次是估计是丝网印刷第一次出现在中国音乐这样的环境中。很多人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技术,而且有了兴趣。如果没有这些合作关系,这些事情很难发生。

Q: Idle Beats的未来有何规划?

A: 我和Gregor从未对工作室的发展有任何雄心壮志的规划,比如让它变成亚洲最大的丝网印刷工作室。我们单纯的享受在这工作的每一天,自由的创作,和我们喜欢的人合作。当我们最近搬进了一个大一些,更舒服的工作室之后,我们再没什么要求了。我渴望参加一次Flatstock,世界最大的音乐海报交流活动,把我们制作的海报带到世界的音乐节。那将非常有趣!

9月28日(周六)到“旁边儿”参加Idle Beats和根茎唱片的北京设计周官方活动之一丝网印刷实践活动暨亲爱的艾络伊斯和Underground Lovers的唱片发行聚会。

更多信息,包括这次活动的照片,海报,活动信息和特别栏目,请关注根茎唱片的微波豆瓣和Idle Beats的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