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面】The Yours:少年,Move On!

The Yours

7月4日那燥热的一晚在小萍最后的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作为见证者,根茎尤其被当晚The Yours充满能量的现场表演深深打动。这支来自香港的噪音摇滚乐队现在已是兵马司旗下极为重要的新力量,他们为北京独立音乐现场注入一股新血液。熟悉The Yours的朋友应该了解他们的音乐一向是当今青年文化的标杆旗帜,在隐隐蕴含着巨大能量的噪音墙内,意味深刻的歌词与不俗的旋律和编排交织成一声声青春的呐喊。在演出结束之后,根茎找到乐队的主唱兼吉他手Jack,和他聊了聊The Yours的故事。

少年园的意义

Q: 照例,先和我们说说你们乐队成立的故事吧?
A: The Yours最初由我和Nic在2005年成立,后来我们又找到两位乐手加入。但是在第一张EP发行之后,他们两个离开了。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没有遇到合适的人选。直到2012前后,我们找到了现在的吉他手Tim和另一位临时鼓手来帮助录制我们的第一张专辑《The Way We Were》。在那之后,我们乐队的核心阵容就基本固定下来了。

The Yours

Q: 你们的作品一直都充满了少年气息,时而颓废,时而迷惘。但是在《Teenagarten》这张专辑中,这种青少年独有的心理状态与其和当代社会环境之间的矛盾被提升到了一个正面对抗的层面。那么这种转变从何而来?
A: 我觉得我们的作品一直是基于我们身边所发生的事情而创作出来的。当乐队录制《Teenagarten》的时候,我们几个特别想把我们小时候写过的歌再重新录一遍。因为我们其实玩儿了很多年乐队,但是因为频繁更换成员,这些年也都是断断续续的。但是最重要的是我觉得teenage spirit is forever,它不论你年龄大小,也不论你容颜老少,始终会深藏在你的心中,让你的生命充满活力。所以我们想要做一张专辑来清楚的表达我们的信念。

Q: 如上所述的转变在专辑的第一首歌,同时也是专辑同名曲“Teenagarten”之中展现无遗:歌词中当代商品社会的高楼大厦和电视垃圾如同密不透风的高墙一般将我们囚禁,只有Teenagarten才是我们唯一的家园和解脱。然而在你们各自的心中,对于Teenagarten这个概念有没有一致的认识?
A: 可能因为我们生活的城市是香港,而你知道,香港是一个日新月异而且很拥挤的大都市。但是其实对于我们来说,这种感觉很讨厌,好像是生活在一个狭窄的笼子里面一样。歌词里提及的水泥建筑和电视节目不过是一些具有标志性的例子。对于Teenagarten,其实共同认识是有的,但是因为每一个人的成长背景都不一样,所以都会有细微的差异。

Q: 紧接着在以暴戾的吉他riff开头的第二首歌“Darkness’ 91”中,歌词深入诉说商品社会造成的无处不在的伤害,它扒光我们,囚禁我们,恐吓我们。能否将这些抽象的描述稍作具体化,用一两个例子解释一下在你们眼中青少年是如何感知并感受当今社会暗的一面?
A: 其实特别提到91是由于我们几个都很喜欢90年代。因为那是一个文化怒放的年代,无论是音乐还是时尚,一切都好像在一场大爆炸之后瞬间迸发了出来。那是一个很好的年代,但是什么东西都具有两面性。90年代有好的地方,可是也一定存在不好的一面,所以我们就想用音乐来探讨反思这些阴暗面。然而在我们眼里,这种Darkness并不是一个单独的,具象的事物,而是一种整体的感受。

Q: “Valley Kids”代表了《Teenagarten》这张专辑柔软的一面,从一开始奠定整曲气氛的一段吉他开始,一件一件乐器循序叠加,层层铺垫,不等张口,莫名的伤感就快要人窒息。不知为何,我从这首歌里听出了和The Smashing Pumpkins的“1979”相似的无言感伤。可以和我们聊聊创作这首歌曲的灵感和过程么?
A: 这首歌其实我个人特别喜欢,因为我们当时录音期间,吉他手Tim的爸爸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所以他其实在录音室的时候心情很沉重,我们大家也都带着感情完成了这首歌的录制。我们倒是很喜欢The Smashing Pumpkins的“1979”,但是并没有特别的想要去模仿。

北京的夜晚

Q: 再和我们聊聊和杨海崧共事的感觉吧,对于这位执刀很多现今中国的独立新声音的制作人,你们对他如何评价?
A: 老师真的是太棒了!因为我们本来之前对内地的音乐了解不深,但是我们很久之前有帮老师他们暖过场,其实现在他们都不记得了,当时就觉得他们真的特别酷,国内原来有这么好的乐队。就是因为他们,我们发现了好多好多其他不同的乐队。然后我们认识了守望,是他之后介绍我们认识了老师。当时他听了我们的音乐之后说“你们乐队的歌应该给他(杨海崧)录,他对如何录制你们这种风格应该很了解”。但是我们当时觉得没可能,怎么可能能找他录音。后来守望帮我们联络了老师,我们就从香港飞了过去。我们跟老师真的学了很多,其实那几天录音的时候我们的贝斯手Nic一直在偷偷的学老师是怎么录音的。然后回去香港之后,我们的新歌都是Nic在依照老师的方法录。所以说老师他对我们真是太重要,太重要了。

Q: 听说你们当时采取了他的意见,以现场演奏的方式录制了专辑,和我们讲讲那是一段什么样的经历?
A: 我们从《Teenagarten》到现在录制新专辑一直是以live的方式录音的,因为我们喜欢做那种很真实的音乐。演奏成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就算有点儿错误也是OK的,因为这是真实的。

Q: 你们是怎么想到要和根茎合作发行《Public Eye》这样一张7寸黑胶唱片的?又为什么选取了Public Eye和Purple这两首歌?
A: 这也是一个很特别的机会。我觉得来了北京之后,我们的视野一下子就被打开了。在和兵马司唱片签约之后,我们就和根茎唱片的Nevin认识了。大家一拍即合,然后就开始着手合作了。选这两首歌是因为它们都比较pop,比较video-friendly,我们希望根茎帮我们推出最好的歌曲给大家听。

Q: 今晚你们在小萍的关门Party上的演出非常棒,我在台下的人群中能清楚感受到因你们的音乐而激发出来的能量。对这最后一晚做个总结吧,说说心里话。
A: 其实今晚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我一直对自己说一定要用最好最好的状态去做这场演出。因为我们对小萍的感情真的是太深太深了,而今晚对于即将关门小萍来说又是很重要的一个晚上,所以其实我们都很难过,大家都说今晚一定要努力做到最好。你看我现在好像刚游完泳一样,全身都是湿的,哈哈。

新专辑的故事

在今年年初,The Yours已经早早的开始着手专辑。乐队的计划是每个月在他们SoundCloud的主页上发布一首录制完成的新歌,目前到六月为止,乐队已经有6首歌在手。所以预计今年年底,The Yours将会创作出12首歌并用以发行新专辑。这张新专辑的主题将涵盖像“River of Life”里的宗教神秘感,“Witch War III”中提到的黑魔法,以及“The Six”里会探讨的人性等等。除此之外,乐队也会在下一张专辑中融入东亚文化元素。在音乐方面,虽然乐队受到了后硬核和后朋克的美学的影响,但是The Yours还是你们记忆里的The Yours,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噪。

Q: 和我们讲讲The Yours正在准备的新专辑吧。
A: 在《Teenagarten》录制完成之后,我们并没有停下来休息。在结束了专辑发行巡演之后,我们就马上开始录新歌了。其实我们一开始找不到明确的创作方向,但是大家一起排练探索了一段时间之后,最终决定这张新专辑我们要做的比较黑暗一点,成熟大气一点。在编排结构方面,我们会花很大的精力去做的更丰富。现在新歌已经够做一张专辑的了,大概会在今年年底发行,之后会进行一次巡演,因为内地我们还有很多城市没有去过,比如成都。我还想再去一遍武汉,因为太喜欢武汉了。

并不是尾声

The Yours 2013

Q: 在演出过的所有场地中,你们最喜爱的是哪些?
A: 这个其实很难讲,但是小萍应该是我们最爱的,因为我们每个人对这里的感情都特别深。到现在为止,我们应该已经在小萍演了四次,每次演出都特别卖力,而且观众的反响也特别好。

Q: 在你们看来,当今香港和内地的独立音乐以及独立音乐圈有没有什么显著的异同?
A: 之前区别还是比较大的,因为香港很多乐队都是玩儿硬核和金属的,很少有和我们一样玩儿Indie的,所以那时候很羡慕内地的圈子。不过现在情况好多了,香港乐队也慢慢具有多样性了。

Q: 你们曾提到过乐队成员各自都有本职工作,并在业余时间玩儿音乐,做乐队。那么最后,可不可以给同样在坚持自己的独立乐队的朋友们一些发展的建议?比如,如何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兼顾二者的平衡?
A: 我觉得很难说,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我觉得在香港全职玩音乐是没可能的,一定会死掉了。但是对我们来说,在香港生活的压力也有好的一面。因为玩音乐的时间很少,所以我们几个每次在一起玩音乐的时候都会特别用心用力,大家都很珍视一起玩音乐的时间。但是在北京就很不同,整个城市的音乐氛围都很浓厚。

Q: 那么你们有没有想过以后会着重在内地发展?
A: 其实我年龄都不小了,如果我还小的话,我真的是很想搬过来玩音乐。但是现在比较难了,因为工作都很固定了,做改变需要顾虑到很多。

The Yours乐队的7寸黑胶唱片《Public Eye》现已由根茎发行,赶紧去我们的商店买一张带回家,给你的生活带去年轻的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