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了解迷涂乐队

MeToo

如果你在庞大互联网的这个角落逗留过,你一定注意到根茎唱片正在为发行迷涂乐队的首张7寸黑胶唱片做充分的准备。这张唱片的名字叫做“Frankenstein”(弗兰肯斯坦)而唱片的内容更是与名称相符。迷涂乐队最近忙于很多事,其中一件即将发生,不容错过,就是这张7寸黑胶唱片的首发式,9月20日在School酒吧。我们觉得应该去听听迷涂乐队主唱路子怎么说,他可是乐队中最和蔼可亲的人,他可以解释我们关于迷涂乐队的困惑。现在就请路子来帮我们揭晓答案。

Q: 跟我们讲讲迷途乐队的起源吧,据我所知,你们之前的名字并不是“迷途”,对么?那么你们是什么时候把名字改成了“迷途”,以及为什么要改名字?

A: 主唱(路子):首先,更正一下,我们的名字不叫“迷途”,而是叫做“迷涂”,在中文里,这两个词有着很大的区别。开始叫做“火星计划”,是鼓手起的名字(因为主唱有起名障碍症)。后来鼓手去云南修仙去了,由于担心侵权问题,就由现在的键盘手周有爱给乐队起了“迷涂”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就目前来说,一半以上的人会把我们写成”迷途“,我预测我们越有名气,被写错的概率会越小。

Q: 自从成立以来,迷途乐队有过任何的人员变动么?

A: 这是摇滚乐在中国最为奇特的现象,偶尔的变动可以理解,但大多数乐队变动的频率太高了,摇滚乐在中国更像是现实世界的哈哈镜,让你哭笑不得。这个问题要是探究起来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群的不适。

Q: 你们是来自新疆而扎根在北京的,对吧?对于极具异域风情的家乡,你们对那里的音乐的发展有没有想要说的?

A: 主唱:我是新疆出生的,我的的父母都是五,六十年代过去的,小的时候其实很少听到什么音乐,都是一些什么革命歌曲,像金山上升起不落的太阳这样的神话歌曲,不过旋律也蛮好听的。到了中学开始听到香港,台湾的流行音乐,来到北京以后才知道什么是电吉他,才知道有摇滚音乐的存在。对于那里的音乐,最需要的是先要学会放松自己,学会欣赏不同人类的美,没有爱的音乐那只是一种武器。

Q: 愿意和我们分享一下促成这张根茎出品的唱片的故事么?

A: 根茎能选择我们一起出这张黑胶我们感到很荣幸,我们跟Nevin很早就认识了,那还是在D22演出的时候,当Nevin联系我们的时候,我们很兴奋,因为黑胶唱片给我们的感觉总是那么迷人。但现实的经济困难让我们等的都太久了,从开始到现在快两年的时间,从今年开始我们都以为这个要无限期搁置了,哈哈,谢谢Nevin兄弟,谢谢Nevin的坚持与付出。

Q: 迷途乐队一贯使用的硬件配置是怎么样的?说的很专业也没问题…

A: 我们对设备永远没有满足,人类的乐器一直在改变,越来越多有趣的,好玩的,但也很贵的设备一直吸引着我们,音乐的创作离不开它们,或许有一天我们自己也会制作出一种乐器。

Q: 迷途乐队在近期有没有一些演出呢?

A: 我们的黑胶EP发布演出将在9月20号,在school举办,免门票,EP里收录了我们的两首歌曲,我们我们还邀请了两个很棒的好朋友的乐队一起来演出,Streets Kill Strange Animals和death narcissist,噢,那将会是一个严肃而欢快的夜晚。

MeToo "Frankenstein" Release

Q: 乐队现在在做些什么?我的意思是你们有没有开始准备新专辑,或者只是为之做一些积累?

A: 现在已经有了下一张新专辑的全部歌曲,但还没有开始录音,计划是明年年底做完前期的准备工作,今年和明年主要是要推广乐队刚刚发行的同名唱片,我们很喜欢这张唱片,但也有一些不满意的地方,有些歌以后有计划还要重新录制新的版本,现在在虾米的网站也是可以试听的。

Q: 迷途乐队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A: 目前是主唱先完成一个框架,然后所有人再一起去完善它,一点点的完整。

Q: 你们最近在听哪些风格的音乐?今年有没有特别期待的新专辑?

A: 最近听了一点新的后摇的音乐,但没记住名字,相对于听歌我更喜欢看现场

Q: 在过去的一年里你们看过的最好的现场是哪个乐队的?

A: 是从网上看到的 ,九寸钉演唱会 @ VEVO Presents: Nine Inch Nails

MeToo

Q: 你们怎么看U2?

A: U2很有钱,能帮助好多人,还能买好多乐器设备

Q: 如果一切都有可能,迷途乐队最酷的周边会是什么?

A: 这个让我们的经纪人去幻想吧,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还没有完成的音乐。

Q: 你们通常怎么听音乐,数字形式,CD,黑胶,还是都会有?

A: 基本都是数字的,汽车上会有CD可以听,现在乐队出版了黑胶,那就慢慢攒些钱把黑胶唱机也买了吧。

Q: 你们最想演出的场馆是哪?

A: 喜欢巡演,喜欢去各种音乐节演出,至于场馆呢,哈哈,纽约麦迪逊花园广场怎么样?

MeToo

Q: 你们演出过的最难忘的一场演出是在什么时候?为什么?

A: 2014年巡演的时候,在上海育音堂,我们不小心喝多了,在最后一首歌的时候,因为是一首新歌,大家几乎没有排练,加上喝多了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不知道歌曲进行到哪里了,大家都乱套了,就算是喝醉了,这也是我们最无法接受的事情,场面很混乱,观众们也都很迷茫,这时候BASS丰博忍无可忍的跳下了台,背着琴在观众群里乱窜,剩下的人在台上也开始即兴,那是我听过的最难听的音乐,但是观众们似乎更开心了,大家一起喊着跳着,似乎很喜欢我们这么乱。那是我们最糟糕的一次,虽然我们无法保持总是正确,但还是很开心。

即刻预订唱片“Frankenstein”(弗兰肯斯坦)!不要错过唱片首发9月20日周日,就在School酒吧